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知者无畏

龙笑

 
 
 

日志

 
 
关于我
龙笑  

唯有影院长相顾,遥忆年少亦猖狂.这里有关于电影的一切,对新片的关注,最老片的痴迷,对好片的赞美,对烂片的愤怒,对大片的审视,对小片的重视,对电影现象的思考,对电影人的印象。现任门户网站电影编辑,在追梦的途中与大家共享光影的魅力与沧桑。

网易考拉推荐

《越光宝盒》:十年一觉仙履梦  

2010-03-24 07:2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光宝盒》:十年一觉仙履梦 - sololau - 醉卧红尘君莫笑

  Sololau/文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好像是春节前期,兴奋地将刚租回来的盗版vcd放入机器里,然后整个夜都沉醉在那个笑中带泪的美丽故事中。等到电影结束了,才发现眼睛莫名湿润了。依稀记得VCD封面上的电影名字分别是《西游记之月光宝盒》和《西游记之大圣娶亲》,导演是一个生疏的名字,叫刘镇伟。

  

   后来才知道那两部电影是香港电影史上赫赫有名的无厘头经典《大话西游》系列,还曾在名校的BBS上掀起过波澜。之后的岁月里忘了重看过多少遍,但每次看完都不禁唏嘘,《大话西游》系列太像一个梦了,不过是脆弱的残梦。一直想问刘镇伟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让孙悟空杀死观音和唐僧?若是杀了他们,紫霞就可以和至尊宝在一起,故事也会是另外一个结局,岂不是比用夕阳武士和痴情女的拥抱来取悦观众来的直接?其实稍微明白什么叫意识形态的人都会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除非刘镇伟不是刘镇伟,而是库布里克。

  

   电影《大话西游》系列的走红其实是一种很微妙的现象,本片上映的时候票房惨败,却在培养文化精英的校园里出尽风头,甚至被推崇为后现代主义的神作。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两个字“惊艳”。一直接受着正统教化的大陆影迷突然间看到被尊为“四大名著”之一的经典可以这样拍,原来孙悟空可以谈恋爱、唐三藏可以变成印度阿三,连山贼都可以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这种具有颠覆意义的恶搞无疑让长期生活在严肃文化氛围中的观众感受到了癫狂的快意和狂欢的愉悦。

  

   另外以周星驰为代表的无厘头喜剧电影大行其道的岁月里,大肆解构经典、消解权威的后现代主义创作手法盛极一时,这也迎合了90年代草根意识的觉醒。而《大话西游》正是这场狂欢中的先锋之作,看着摘掉光环的孙悟空与紫霞仙子销魂地谈情,观众心里的惊喜和畅快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大话西游》的爱情故事本来就凄美,这得益于导演刘镇伟对于爱情的理解和感悟。实际上执着勇敢的痴情女和后知后觉的有情男也是刘镇伟电影一直以来的屡试不爽的模式。紫霞可以是无双公主,也可以是岳美艳,但至尊宝却只能老老实实地做孙悟空,他不同于小霸王和清一色,因为齐天大圣的归宿只能是取经,这就是命运。在刘镇伟的电影里面不甘于现实,并且有勇气去挑战命运主动追求幸福的大都是女性,《越光宝盒》亦然。紫霞之后,还有玫瑰,玫瑰之后还会有仙子执着地拿着宝剑下凡,因为每个女孩都有全力追求自己的幸福。

  

   有朋友说刘镇伟电影里的男人总是带点白痴,论执着和勇敢还不如女生,其实这是因为刘镇伟明白男人要承担比女人更多的责任和使命,所以他们会踌躇。紫霞不用斩妖除魔,但至尊宝必须变回齐天大圣去保护唐三藏取经。说到这里不得不说相对于《大话西游》的结局更喜欢《天下无双》,因为从至尊宝带上紧箍咒的那刻起就注定了自己的宿命中会少了“情”字,神通再广大也摆脱不了命运的桎梏,如果他真的杀掉唐三藏和观音,那不是追求幸福,在人们眼中那是离经叛道。毕竟草根文化有其局限性,再放肆的狂欢也有危险的边缘,至尊宝始终要回归正统的精英身份;而本就是草莽出身的小霸王却可以被无双公主的爱情感化放下一些世俗价值观,比如可以称为虚荣的表面“尊严”和自卑感,当两人性别身份错位的时候不也正是他们的爱情超越世俗达到纯粹的时候吗。

  

   十年后再看《越光宝盒》,故事还是那个故事,宝剑还是那把宝剑,紫霞仙子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她那执着的眼神不曾退却光泽,反而增添了一股成熟的透彻感。或许将紫霞说成电影中唯一的亮点有些偏激,但你我都知道戏仿大片的噱头早已不再新鲜,连古天乐都敢在古装喜剧《家有喜事2010》里猥琐地学着叶问师傅大喊“我要打十个”,那造型淫贱的郑中基学着《无极》放风筝、学着《赤壁》火烧连营、学着《泰坦尼克号》摆造型还有什么新奇的呢?就算哪出三国戏里突然从天上掉下个阿凡达来也毫不意外,更别说功夫熊猫了。无厘头喜剧纵横影坛这么多年,该想的招差不多都用光了,别人已经把玩过的噱头再用何谈惊喜,而且郑中基的个人魅力和表演功力也远不及周星驰。

  

   或许还有最根本的一个原因:清一色不是至尊宝,前世不是齐天大圣,也不必要回归取经的“正途”,他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山贼,因此也注定了《越光宝盒》不会像前两部《大话西游》电影一样经典和深刻,这只是一个单纯而简单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不会因为宿命和体制而伤别离,当然也不会像《天下无双》中小霸王和公主一样爱到超脱的纯粹境界。

  

   在看电影的时候就感觉就《越光宝盒》而言,可能最开心的不是观众,而是多年后再聚首的主创们。像朱茵,十几年的时间她经历的事可能比一般电影里的情节都多,当然这里就不多谈明星的情感八卦问题了,是是非非局内人可能还迷离,更何况习惯了消遣的看客呢。岁月匆匆,多年之后再聚首,大家抚今惜昔,何尝不是一种情怀。

  

   十年一觉仙履梦,至尊宝和紫霞的伤怀隽永已经成为往事,但看到《越光宝盒》的时候意识中第一反映还是与前作比较,莫不是还沉浸在这早该觉醒的梦中?但每当回忆起那个离土城楼渐远的落寞身影时,似乎又找到了不愿醒来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49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