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知者无畏

龙笑

 
 
 

日志

 
 
关于我
龙笑  

唯有影院长相顾,遥忆年少亦猖狂.这里有关于电影的一切,对新片的关注,最老片的痴迷,对好片的赞美,对烂片的愤怒,对大片的审视,对小片的重视,对电影现象的思考,对电影人的印象。现任门户网站电影编辑,在追梦的途中与大家共享光影的魅力与沧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杜琪峰电影《黑社会2》:完美的人走不到最后  

2007-08-16 19:53:59|  分类: 转载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琪峰电影《黑社会2》:完美的人走不到最后



公子羽

格里高尔"萨姆莎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甲虫……忧郁的卡夫卡记录下1912年早晨发生的一件奇怪事件,在我们这个时代最诡异的故事里,叙述刚刚开始就已向结束靠拢。它使人不自禁就产生一种有压迫感的疑问:格里高尔为什么会产生异变?

是什么力量改写了一个人的面孔乃至身体?在远古,往往一种力量毫无征兆的来临是天启,如火山喷发,海啸席卷,瘟疫蔓延。卡夫卡黑洞一样的文字使我们看到,这种改变与这些外来的力量都无关。一个悖论因此诞生——假如格里高尔没有在那个早晨醒来,那么他是否就永远不会发现自己产生的异变,也许就是这样,持续的梦境无法困扰他的时候,他才走向了真实的真正尽头。

当奥地利推销员濒近酣梦将醒的时刻,在地球另一面,还一个人也许要比他等更久才发现自己面临的窘迫。“他醒来后,发现自己死了”。这是属于香港黑社会成员吉米21世纪初的黄昏。妻子告诉他,“我有孩子了。”然后,他有点不知所措地从身后温柔地抱住妻子。金色的余晖照进屋子,像遍地黄金……

杜琪峰电影《黑社会2》的诡异是以形式感出现的,因为它的画面冷峻,风格宿命。尤其善于用充满颗粒的蓝色质感表现男人们坚毅而脆弱的群像。银河映像早期作品中,杜琪峰这种大理石般的凝重尚未经商业的洗礼就已经显得犀利。在这部名为《黑社会2》的电影,他更肆无忌惮——团团黑色渲染了大片阴暗的气氛,荒山野渡、狗圈逼仄与棺材店成为一个又一个急景流年的转换。“刀口钱不好赚啊。”当以头脑取胜的吉米最终如愿变成“和联胜”社团老大,坐在车中对仍在为别人卖命的飞机说这番话时。尽管我们已经知道,之前的吉米并不想做社团的龙头,也不想整天打打杀杀过日子,对于他而言,最大的幸福就在于努力地赚钱,在山顶买一簇住房,将来自己的妻子可以生一对儿女,在更久远的遐想里,等孩子长大了,一个可以做律师,另一个做医生。但是,只要我们看过一遍后就会知道,此刻,夜幕早已经关闭香港的天空,也已经使一个人完成了对自己的彻底叛变。

“……你是我选出来的人,我们之间永远以和为贵。”警察局长以这样的话语告慰吉米。杜琪峰的用意昭然若揭——是时代的潮流左右着人的命运,所有政治经济的格局之下,个人微观的变化才最能体现出对宏观的跨越。“宿命结局”需要的就是将最能代表香港起落兴衰的行业——“黑社会”推上前台。是时代改变了体制,改变了所有的一切,也正悄悄将每个人的命运修改得面目全非。就像卡夫卡的《变形记》一样,直到有一天你在某一个时刻突然警醒,一种久违的忏悔开始以摧枯拉朽的姿势让你回忆起过去的自己,但所有已经为时太晚。时代的同化只能使世界变得模糊,它追求的是一种自身新陈代谢的完成,因此必须不断制造功利的血液,它毁灭形而上的精神,继而产生无数使自己变形以适应资本与制度的人类。人只有被金钱驯服才会知道恐惧的力量。因此,这世界上的大多被追问的问题其实都早已有了答案,最多表演出来的,是不适应体制者不合时宜的那一点不甘心的挣扎。所以当社团最讲公信的肥伯被推下楼梯,当帮会最会收买人心的话事人被小弟反戈,当亡命的飞机穿着黑夹克在漫漫长夜里拼命奔跑,几乎跑断气。当一心只想发大财的吉米于夜幕中渐渐远离那艘船,回想着那船上刚刚还与他同吸一只烟,转眼又被他设计装进麻袋扔下海的兄弟时。杜琪峰表现的恰恰正是人类进化自己同时异化灵魂的丛林残酷法则,这不是慈悲,而是荒凉。在现代的社会里,看似人们离着岸地距离越近,其实就是离本我的距离越远。

《黑社会2》与真正的黑社会固然不同,有一点杜琪峰却取舍对了。博尔赫斯发现在真正的舌战中人们往往来不及说完就被对方抢了话锋。同样道理,杜琪峰为我们讲述了权力与金钱的诱惑。生活里完美的人往往走不到最后。就像格里高尔以肉身的变形显示了现代人走向虚无的序幕,它必须选择适应才能生存。杜琪峰讲述的是旧时代道德观、价值观、伦理观一座座精神大墙的轰然倒塌,因此也必须有人学会与这个时代达成“软合作”的共识。杜琪峰用一种近乎赤裸的手段将社会的条目抽离成若干部分,在避免使这些名词交叉感染之前,他已经预想好它们将被夹在词典里时将进行怎样的解释。他为它们回顾了历史也奠定了回忆,他也对时代变化下“地下秩序”本身的权威——在旧思想灭亡的坟墓边缘进行了思考。或许只有时间的灰飞烟灭能让人感受到电影里人物的痛苦,在不得不临近所要进行选择的时刻,才会感觉只要稳定,就比什么都好。而那种在夜色里向对岸摆渡而去的感觉,也终于变为魂灵脱离身体的一场盛装旅行。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